一起出來玩
一起出來玩
    【易經之美】關於易經之美講座

    【易經之美】關於易經之美講座

    播放次數:3713

    易經是一門只適合親近而不能、也不必學會的學問?

     

     

    大家好

    今天是我們易經之美講座的第一講,接下來要請大家跟我開啟一段為期一年半的旅程。

    我計劃在新的講座中完整介紹我對易經的認識,還有六十四卦的內容,

    從基本到入門、中階到高階,一步一步的協助大家來親近易經之美。

    但是同學不要覺得壓力很大,因為我這幾年的教學讓我越來越感覺到,易經是一門只適合親近而不能、也不必學會的學問。

     

    我們來做人,最重要的不是要學會和成就一些特定目標。

    很多人迷失在人生的旅途中,往往是因為他給自己設一個目標.目標達成了和達不成,最終他都會感覺迷惘。

    你小時候很想得到一件東西,但得不到,你感覺很苦,在佛家來說這就是求不得苦。

    得到了以後你轉眼對他又失去興趣了,因為所謂的“你”,不過是由色、受、想、行、識等五蘊所組合而成,這些感受都只是短暫而偶然的產物,隨時都在變動,沒有持久、常住、永恆的可能,所以你得到了一個東西、達成了一個目標,轉眼對他失去了興趣,是再正常也不過的了。

    東西還是那個東西,但你已經不是你,你隨時都在變,只是自己常常感受不到罷了。

    既然人生不是要來達成一個短期、甚至長期目標,那我們要怎麼理解人生呢?

    人生是一個有終點的遊戲.終點轉瞬即至,所以人生是個有限遊戲.但終點之後馬上又開啟新篇章,所以一段一段人生組起來,又是一個無限遊戲。

    佛家說的涅槃、度彼岸,就是要超脫在這個遊戲之外,但就算你證悟得道,器世間還是有那麼多的生靈在輪迴裡沈浮,你又發願再來度化眾生,這時候又開始了新一輪的遊戲。

     

    一、我與易經的緣分

    我兩歲的時候父親就因意外而身亡了,

    和大多數人成長的童年經歷不一樣,小時候我最有印象的一件事是每天晚上睡在我媽媽的身邊,母親在哭喊著我父親的名字。

    因為當時我們家很窮小孩子又很多,大家都擠在同一張床上,我年紀最小,所以睡在母親身邊。

    我對這個世間的第一個印象就是我母親無盡的痛苦,讓我很小就對生離死別有與人不同的感悟,我一生下來最有印象的就是死亡,我一直覺得,人的一生不管你是否曾重於泰山,從更高的角度來講,其實都是輕如鴻毛。

    連生死都可以如此灑脫,所以我對人間的許多標準、規範,都不放在心上。

    學易經前的三段緣份
    我成年之後,有一天我媽媽跟我說,我父親死後,她一直不服氣,她聽人介紹,去台北橋找一位盲眼的老先生算命。

    我媽媽把我父親的生辰八字給那個老先生,跟他說:

    我先生重病,想要請你看看他會不會好。

    老先生收到八字,立刻把退回來,他說:這個人已經死了。

    我媽媽不服氣又再推回去:這個人是重病,還沒死,請他再看一下。

    老先生無奈再說一次,這是死劫,誰都逃不掉,有什麼好看?這個人已經死了。

    我媽媽無言,就問他:如果想要逃避這一關,有沒有辦法?

    老先生說:勉強有個辦法,找一個已經死掉的人要用的棺木,讓他先躺進去,看能不能躲過追索,但是這也不是治本之道。

    生死有命,凡人不能不服,老先生是厲害,但我心中不禁想,這是誰決定的?如果生命是隨機性,那大家無話可說,但如果有跡可循,那是誰可以決定?憑什麼由他來決定?

    如果沒人決定,那生死循環的底層邏輯,又是什麼?

    我長大以後,學業很不順利,國中畢業後考不上學校,重考後又連續被退了三次。

    每一次我媽媽都跟我說沒關係,我會再給你機會,她很奇怪的大度,但我不要說愧疚了,連懺悔的心都沒有,對別人來說天大的事,對我卻都沒什麼感覺。

    當然,人在那樣的過程中難免會迷惘,我也是.可是我卻一直有種感覺,這不過是過程,我的未來不只如此。

    等到我二十歲後,憑同等學力考上大學,我媽媽才跟我說:

    他對我被退學從不會感到驚訝,因為老先生說過,你兒子唸書會很不順利,20歲之前都無法畢業。

     

    二、這些事情給我的啟示

    不要說是我,生活在台灣的人這樣的經驗所在多有。

    人生本來就是有很多事情不能掌握,只是大部分的人都是姑妄聽之、姑且信之,不會放在心上。

    但是對我來說卻不是那樣,一件事情如果我有興趣,我就要打破砂鍋問到底.不搞清楚他的底層邏輯是什麼,不然我不甘心。

    但是算命這種東西怎麼能搞得清楚呢?

    越搞不清楚,我越想要認清宇宙與人生的奧秘。

     

    三、退休後的機緣

    我退休後,有一位好朋友跟我說,他的妹妹是通靈者,常常在網路上幫人解惑。

    有一天我去找他,他妹妹剛好也在,他跟我說有什麼問題可以問他妹妹,他妹妹可以轉告菩薩,

    我問他妹妹的第一個問題就是:我能不能也通靈?

    她妹妹說,菩薩說可以。

    後來我隨著他到奉天宮,她妹妹幫我做了啟靈的程序,我就變成一個通靈者。

    一開始我可以收到微弱的訊號、接下來是聲音、然後是跟虛空中其他意識對話、最後是進入新的意識。

    這是一個循序漸進的過程,但在我身上卻非常快速。

    我必須要跟大家講,我並沒有特定的宗教信仰、也沒有經過什麼修行的步驟,我壓根不是什麼得道的修行者,最多只是在39歲兒子出生以後突然就不想要吃肉,而開始茹素,但這也不是持戒,我只是覺得肉的味道讓我覺得不舒服,就這麼簡單。

    能與虛空溝通,一開始難免好奇,我時常東問西問:

    你不妨猜猜看我都問什麼問題,如果你認為我會問宇宙人生的奧秘,的確,我有問,但更多時候,我問得都是未來會不會賺錢?事業會不會順利?買股哪哪一檔會賺錢。

    好吧,我承認我是一個庸俗的人,我問了這麼多問題,結果呢?

    結果沒有一個好的。

    大部分的結果都跟現實差距很遠,最多就是50/50, 和猴子射飛鏢的準確度差不多,這樣的通靈有何用呢?

    英文裡面有個字叫psychic ,這一個字跟他代表通靈者、靈媒,也代表神經病。

    所以我從那天開始一直到現在我都對自己是通靈者、還是神經病,保持開放的態度,也許剛好是一半一半吧。

    有通靈能力以後,我也開始幫人家解惑,不然通靈要幹嘛呢?有一次我姐姐的一位朋友遭遇橫禍,他的手足也有一個人久病未癒、家運不濟,他透過我姊姊來問事。

    我晚上入定時試圖要去理解這個問題,不旋踵有一個人來找我,對方非常的兇,跟我說:你算老幾、憑什麼來調停過他們之間的問題?他們有累世的仇怨,這哪裡是我可以化解的?

    對方是無形生靈,但是力量很強大,我感覺到很驚慌,只好跟他抱歉,答應會唸經迴向給他.就這樣不知道念了多久,他一直站在我身邊,直到我念的全身發冷又滿頭大汗對方才離開。

    同樣的事情後來還發生了一兩次,想也知道,我再也不敢隨便幫忙回答問題。

    小的問題還好,如果這個問題背後牽扯到比較複雜的業力牽引,我根本沒有能力解決。

    我們常看新聞有人開壇幫人家作法,結果爭議不斷,先不說是真是假,現在的我難免覺得這種事荒謬,今天如果是我們家裡小孩被害死,你找人家討公道,人家付個三五千塊找人來調停,你會接受嗎?

    我到目前聽過最扯的事是有人付了幾百萬請”得道高僧“做法,希望化解官司,結果時間一到,也只能去服刑,不知道得道的高僧有沒有還他錢?

    世界上有那麼多的宗教詐騙,也許都是同樣的道理。

    可想而知,我靠通靈能力幫人解惑的計畫就告一段落了,但我還是可以自由的和虛空中不同的信息對話,但這樣的經驗一樣經不起推敲。

    有一段時間我入定時,常常遇到號稱自己是關聖帝君的人,但是他們講的事情常常似是而非,和正等正覺差得老遠.有一次我忍不住了問他:你到底是哪裡的關聖帝君啊?

    她說在他所被供奉的廟宇裡,每個人都說他是關聖帝君。

    講穿了,反正這些名號都是人封的,人間的詐騙集團很多,虛空界的也不少。

    有了這幾次的教訓,現在的我只會去一些正信的廟宇,與其中的高靈溝通。

    像是松山慈惠堂、奉天宮、行天宮、龍山寺、慈祐宮都是我比較常去的地方,但有時候參加活動到了教堂,裡面也會有主事的天使來跟你聊天。

    我必須要老實跟大家講,與我溝通的人,或者說是神、還是大福的鬼,到底是不是真實存在,或只是我腦袋中的幻想?我自己都無法肯定。

    至少有50%的可能,這些都只是我腦補的結果,也許這世間並沒有所謂的神,但是也有50%的我,相信他們的存在。

    他們與我們唯一的不同,就是他沒有身體,他們的感知系統與我們不同,我們即使存在同一個空間,也都等同存在於不同世界。

    對我來說,所謂的通靈,只是與他們之間剛好有一根弦可以彼此連接,如此而已。

    就這樣,某種程度上可以說我多了好幾位亦師亦友的好朋友,我覺得困頓的時候會去他們家裡拜訪,聽聽他們的建議,但我並不全信。

    因這這幾年的經歷告訴我,人生最重要的事,就是要保持自己的判斷。人生是自己的旅程、是自己要負責任的。如果你完全不相信別人,那最多孤獨一點,自負盈虧,無可厚非;如果你願意聽聽別人的意見、不因人、甚至非人而廢言,只要是好建議,你都願意敞開心房接納別人的意見,從中間再形成自己的判斷、作出更客觀中立的結論,那也很好。

    最糟的就是你把自我交出去,一切東西只信鬼神、只信老師、只信占卜,這樣子你做人意義就沒有了。

     

    四、我放棄的東西

    因為我對無形世界和宇宙底層邏輯的好奇,老實說我看了非常非常多相關的書籍、接觸了相當多的學問。

    在這個過程中,所謂的靈學,我接觸後是第一個放棄的。

    為什麼?因為那就是一昧的相信神明,但是所謂的神靈,其實就跟我們一樣人間的導師一樣,你如果聽他們意見,修正你自己,那當然好。

    如果你是完全相信他,那你就不必做人了。

    我可以很負責任的告訴你,我自己與無形界溝通的結果,就是每一個導師他們對事情的看法都不一樣。

    舉例而言,如果我今天要創辦一個事業,我問關聖帝君、觀世音菩薩、天上聖母,他們講法可能都不同。

    關聖帝君永遠都是最鼓勵你勇往直前的那個人、觀世音菩薩永遠希望你是要修養自己、與人為善、凡事不一定要利益為先;天上聖母就要你救苦救難、處理好人間事。

    當他們用不同的角度去看待事情,那你到底要聽誰的?

    神明沒有手腳,事情還是要你自己去做!

    就像人間的導師一樣,即使神明的境界更高了,他們一樣也會有自己的立場、自己的看法。

    今天你若在一間高樓上望向遠方移動中的人,你很容易推斷出他過去的軌跡、前進的方向、未來會碰到的事情。

    而神明也是如此,如果今天有一個高靈在太陽上面,他看到我的我們當然是比我們自己感受到的更全面,因為它可以在遠端看到我們的過去、現在、未來,以及我們所做選擇可能導致的結果。

    可是如果今天他是在金星、木星、火星上看過來,角度不同了,看到著視角就會不一樣.更別提金星、木星、火星上面主流的價值觀,可能和太陽上面的價值觀,完全不一樣。

    這樣子大家了解嗎?

    所以你盡信人言,是沒有意義的.你可以參考,然後來修正你自己的認知。

    我也從來沒有遇到哪一位神明他的意見我不聽以後他就拒絕我上門的,你不聽再多次,他最多不太理你,卻不會真的放棄。

    人永遠是知錯能改、善莫大焉,只要妳放下屠刀,隨時都能覺悟,沒有什麼時間不放以後就沒有機會這種事。

    所以同學問我問題,聽完了回去不照做,甚至反其道而行之,我也覺得剛好而已.我自己問了別人的意見也是一樣,可能我聽完意見,回去自己的想法又改了,這時候原來的問題不存在,原來的意見當然也就失去意義了。

     所以所謂的靈學,是我第一個放棄探索的領域。

    此外,我還看了很多算命相關的方法論,這些也是很快就放棄了,因為他們背後的邏輯實在太簡單,而且推論基礎有很大的問題。

    為了不影響大家探索的興趣,個別學科的問題我就不多言了.但我希望你明白,學問不一定要是科學,科學是有嚴格定義的,但如果一門學問的底層邏輯和研究方法完全不符合科學的精神,那我勸你就別學了。

     

    五、什麼是有用的學問?

    有用的學問,不一定要100%符合科學的條件,卻一定要符合科學的精神

    同樣是科學的領域,醫學、生物學,相比於物理學、數學,差距可就遠了。

    醫學當然是科學,但他確實是科學領域裡面最不科學的.1張x光,不同醫生可以看出有相當差異的結果,醫學變數太多,沒有辦法像數學一樣有因有果,用公式推導,在宇宙中哪個角落都應該得到相同的答案.相法的,同一套治病思路,在不同病人上可能就出現截然不同的結果。

    前一陣子,IBM公司把他們用於醫療領域的人工智慧,華生的事業部給賣掉,也是肇因於此。

    他們與許多知名的醫生合作了很多年,就是沒有辦法收集到足夠多的有一致性的數據,幫助人工智慧形成有效的判讀方式。

    醫生根據經驗與技術的不同,判斷常常有很大的差異,幾年搜集下來,數據不但量不夠多、也缺乏一致性、最後沒有有效性,所以前幾年很紅火的醫學用華生機器人最後只能黯然退場。

    從這個角度來看你就會發現,醫學在嚴格定義上,不是如數學一樣的科學,但是研究醫學難道就可以隨便嗎?

    當然不行,他還是要用非常嚴謹的態度、科學的精神不停地前進。

    今天人類的藥物的實驗一定是大樣本、雙盲、隨機測試後的結果,如果你不是經過大樣本的檢驗,那就無法真正找出病症與藥品之間的關聯。

    由於我自己本科是統計學,所以如果研究結果不符合科學精神,底層邏輯經不起推敲,凡事都用類比推論而非演繹歸納,那這樣的學科我就會直接放棄。

     

    六、為什麼是易經?

    花了那麼多時間尋覓之後,我最終才在易經落腳。

    為什麼不一開始就選擇易經?因為我實在看不懂。

    我很小的時候就對易經充滿興趣,但我拿了很多本書來看,最後的結果就是不得其門而入。

    一來大部分的書我拿起來沒翻幾頁就覺得立論有問題,牛頭不對馬嘴,跟尤其是解卦的書,這邊用說卦傳類比,那邊用術數來推敲,反正你怎麼說都對,就是無法證偽,這樣的書我實在看不下去。

    另一類的書就是只在國學裡鑽牛角尖,要知道現今留存的殘本,依據考古出土的時間,彼此都有很大的差異,想也知道與原本有極大不同,但原本具在又如何?

    以前的人無法對宇宙做精確地探測、沒有數學與物理學的工具,他的見解、哲學思辨再高明,要行諸於文字,也只能用當時非常有限的詞藻、歷史故事來類比。即使原本一字不差,其中的精確性也大有可疑。

    有人用河圖洛書中的數學來推導卦爻之間的排列生滅,有人用大衍之術中的排法來對應四季與閏年,老實說,這都是古代人工具不足,只能高度簡化的結果,就算你完全理解古人所知所想,其用也非常有限,因為相對於我們現在能使用的工具、數據與語言,實在差異太大了。

    愛因斯坦震古鑠今的相對論,在物理學的奇蹟年,世上恐怕只有愛因斯坦自己懂,但現在所有大學物理系的學生,開學前兩個小時就可以弄懂,這就是科學一代一代累積下來的價值。

    相反的,易經過了幾千年,還是沒幾個人能懂,說穿了不是因為他難,而是缺乏科學的基礎,所以只能任人自由心證。

    如果現代人過了幾千年,還要苦苦去推敲商周之際的人使用的算數法則來理解宇宙,那就像是研究天文學的學者放著哈伯望遠鏡和超級電腦不用,要去研究托勒密的算式,豈不荒唐?

    正因如此,我看到大多數易經相關書籍,都不免搖頭.即使是大儒,也可能在解卦過程中一直變換框架,在這個章節用類比法,到下一個章節又照著序卦傳的排序在走,不但沒有統一性,也沒有清楚的應用前提,反正他怎麼說都對,這種書說真的看多了只是有百害無一利。

    就像醫學一樣,你不能說他是純粹的科學,但他一定要用科學的精神來研究.可惜青年時期的我實在沒有那麼多的時間好好的把易經裡面的認知框架重新梳理,將幾千年來累積的糟粕給篩掉。

    直到十年前我退休以後,終於有比較多的時間,我就下定決心來研究。

    這時候我再重拾對易經的興趣,我搜集了非常多的資料,還是一樣,我逐一梳理認知框架,一旦發現無法自圓其說我就刪除,只攫取其中我覺得有意義的部分。

    在現代的人白話的著作裡面,我最推崇的是劉君祖老師的著作,不止是他講得最詳細,邏輯一貫性最高,也是因為他的國學素養很深。

    當然,其中有沒有邏輯的謬誤?這部分我希望大家自己判斷,但無論如何,我覺得有價值的部分是相對的高出許多今人的著作。

    至於歷朝歷代汗牛充棟的書籍呢?老實說,我認為有創見的寥寥可數,可能每隔幾代人,才能出一個有高明見解的學人,但也由於易經沒有科學研究的基礎,不同的見解無法像物理學或數學一樣堆疊成一個有體系的殿堂,反而散落一地。

    未來我會在講座中,繼續與大家分享我自己學習的心得,也給有興趣自學的朋友參考。

    就這樣,我還是持續前進,在過程中將易經來回通讀了很多遍,也把4000多字的卦爻辭給背誦起來。

    為了用科學的態度來學習,我寫了一個小的軟件,把基本的算法給拆解出來,同時也把自己練習的占例記錄下來,每次遇到類似的卦象時就來回參考,常常會有神來一筆的領悟。

     

    七、用科學的態度來學習,這樣就算科學嗎?

    當然不算,而且差得遠了。

    但就算他不是科學,我還是希望希望用科學精神來研究.所以我除了比較自己前後占卦、解卦的案例,也會時不時的在講座中和社團裡讓大家針對同一件事來占卦判讀。

    根據過往實體講座和社團活動的經驗,有共同參與占卦的同學,得出來的卦象雖然不同,但結果都大同小異,至少從未出現一個災難性的事件,出現飛龍在天、大吉大利等類似的情境。

    一開始我難免也會揣測這麼多人同時占卦,出來的結果如果南轅北轍,那我的講座還教得下去嗎?

    所幸幾年下來,這樣的案例不曾出現,但大多數人占卦反映出同一件事情不同面向的情形卻反覆上演。

    就這樣,隨著時間的推移,我盡可能地在各種不同的情境之下去做測試,自己的心得也慢慢積累。一開始我是先以隨機的角度來思考,卦象本身沒有意義,排列完全是按照給定機率下產出的結果,之所以準確只是因為人的自動腦補,同時透過一個完全隨機的視角幫助我們啟發靈感罷了,但這樣的假設,也被多年累積的心得給慢慢沖淡了。

     

    八、占卦用的方式有差別嗎?

    一開始時我是用大衍之術來算,後來嫌麻煩用金錢卦、再來是有同學用金錢卦的算法寫解單算式(請注意,其中部分outcome 像是陰爻、陽爻衰變的機率與大衍之術算出的機率不相同),甚至有一段時間直接使用心占,除了有時心占會記不得數字之外,其他的算法結果都大同小異。

    當然,我還是不排斥占卦的結果可能完全只是機率抽樣下的結果,但隨著抽樣方式的改變,對結果的預測力依然存在(依據我自己的經驗),我自己認為這並非單純隨機抽樣,而是對一個特定事件,給定值域與時間跨度,在前提不變的情況下,早有一個結果已經在那裡,我們只是透過現在的方法將它排列出來而已。

     

    九、易經之美講座

    兩年前我覺得自己有了一定程度的掌握,我心中有了另外一個聲音,希望將易經用現在的語言推廣出去。

    所以我開了易經之美講座,在開課之前我是很茫然的,前幾年我聯繫信傳媒,開始易經之美專欄時也是一樣茫然,因為我不曾拜師學藝,也不曾實際開業幫人占卜。

    但我有一個念想,這件事情我應該去做,所以我主動聯絡了我的好友,信傳媒的總編張瀞文,開了這個專欄,我也在社團上問大家有沒有興趣來聽我講易經。

    就這樣專欄跟課程開起來,走走停停了一段時間,這個過程很有效的幫我自己梳理了對易經的認識。

    為了讓更多的人能理解與親近易經之美,我一直嘗試新的的方式,也一步一步地把適合閱讀的線上講義做起來.希望哪天發展成熟以後可以做成一個系統,讓大家更容易使用。

    一段時間以後,我發現能受惠的人實在不多。

    雖然我把它變成講座錄音的形式,也有一百多個同學跟著我們學習,但是講座的形式沒有標準化,傳播的效率很低。

    所幸我們利用過去這段時間摸索出未來可能進行的方向,

    接下來我會用每週三天到五天,每天更新一講的方式進行,每次大約30分鐘到一小時,和大家來分享我對易經的看法。

     

    十、建議你學習的方法

    我不建議大家要一直跟著聽、看,反之,你可以把它當作日常生活的一種消遣,上班、通勤、做體力活、甚至運動的時候聽聽即可。

    就像我說的,你沒有必要完全學會、沒有必要完全弄懂,但是你可以親近它、體會他。

    任何時候,只要易經之美能在你的人生旅途中帶給你力量、給你支持、協助你往前多走一步,這樣其實就已經很足夠了。

    即使如此,不代表我會不作嚴謹的說明、不對易經成體系的介紹給大家。正好相反,我會先幫大家建立基礎的觀念,再進到六十四卦一一幫大家說明卦爻之間的奧妙與意涵。

    不一定要嚴謹的跟著講座的進度,任何時候你都可以重新開始,你也可以按照自己的腳步安排自己的學習計畫,只要內容對你有意義,以後你就算重複再聽幾次都沒有關係。

    講座雖然長,但終究會結束。未來這一年半的旅程終究會走完,但我們的社團會永遠存在,我們的承諾也終身有效,未來的人生當你遇到學習問題時,一樣可以在社團提問。

    講座結束後,我還會有新的計劃,到時候如果你還有興趣,也歡迎你繼續還參加。但如果你只是希望從學習易經,我想這一年半的講座和線上講義的更新應該已經足夠了陪伴你一輩子了。

    等我們一年半的講座結束後,我相信每個人都會有很大的收穫,當然也包括我在內。

    歡迎你隨時再回來重聽,有任何問題,都請你回到社團來問我,千萬不要客氣。

    以上就是這一講的內容,今天是我們未來1年半旅程的開始,明天我會繼續跟大家介紹,如何透過易經之美,認識宇宙人生這個遊戲,以及她背後的底層邏輯。

    我是李伯彥,謝謝你與我們一起親近易經之美,我們下一講再見。

    主題評分與評論

    訂閱活動通知

    輸入email訂閱電子報,掌握最新課程資訊

    一起出來玩股份有限公司 © 2021
    李伯彥工作室
    李伯彥工作室Youtube頻道
    聯絡我們